当前位置:首页 > 深度剖影 > 正文

血够了!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是春节的第一个燃烧

选择翻拍其他春节电影时,他敢于成为第一部全国性电影,甚至是最后一部。这种行为本身就很朋克。是以“东方朋克”为主题的动画电影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(以下简称《哪吒重生》)。

也许是因为《谢娜》和小说《封神演义》,这个项目从最初曝光开始就吸引了外界的大量关注。另外,这部动画电影的团队就是曾经掀起市场的《白蛇:缘起》团队。当这些元素放在一起时,它们就有了使它爆炸的附加值。

从最初的曝光开始,影片经历了很多疑惑,比如热度,魔变,等等。其实很多观众不知道的是,早在2016年初,—— 《白蛇:缘起》上映前三年,导演许慧欣就已经和最有经验的动画师一起开始了这部电影的创作,即《追光动画》。

即使外面有各种声音,团队也不在乎。只是因为疫情的不可抗力,电影档期一改再改,最后电影直接设定在最有竞争力的春节档。

团队的各种行为也承载着那种“哪种精神”。

“如果哪吒是现代人”

《白蛇:缘起》已经进入后期制作,接下来的工作应该怎么做?

导演许慧欣等人纷纷提出自己的想法,“纳西”成为所有人名单中重复率最高的人。当时IP还不普及。于是,追光动画组建了以许慧欣为核心的《哪吒重生》团队。

导演许慧欣(照片/杨楠)

这个故事很难讲。80后90后都是看《哪吒闹海》。90后看着央视的动画系列《哪吒传奇》长大。在每个时代的观众心中,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
整个团队几乎都是80后,自然对《哪吒闹海》情有独钟。

一开始大家都打算做一个很传统的故事,保持原有的框架。然而,赵霁总觉得几乎出了问题。毕竟他无法超越美妆厂的《哪吒闹海》版。

突然有一天,他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,“如果是现代人呢?”从团队的角度来说,这个想法太酷了,让人有机会坐下来和3000年前的神仙人物对话。

这个想法和《白蛇:缘起》很像,只是后者当时没有去市场获取反馈。这种改编对团队来说有些冒险。也许是一种任性。总之,许慧欣不想简单地重复这个故事,希望能有所创新。至此,《哪吒重生》的雏形就形成了。

电影中,蒙面人对男主持人李云祥说:“你小时候,你爸爸有没有把你放在腿上,给你讲《哪吒闹海》的故事?”

似乎对方是在暗示他哪个转世身份,但实际上,这句话是许慧欣通过人物的口向观众解释《哪吒重生》的来历。

“当时想 《白蛇》 ‘扔’一边”

有了这个想法,许慧欣找到了海龟叔叔,让他尝试一个现代版本。要求很明确。不要给他整整两个,然后给他弄辆摩托车。

整个事情挺爽的,乌龟听完也高了。“太好了,这样就可以了。”

艺术总监叶桂(照片/杨楠)

在许慧欣寻找海龟之前,他和制作人决定把《哪吒重生》艺术变成朋克风格。朋克的不妥协和反抗恰恰契合了他们心中的精神。

其实这种行为比确定故事思路更有风险。

普通观众不懂朋克,甚至“朋克”本身就是舶来品。直到后来,因为综艺《乐队的夏天》,大众才开始了解和理解什么是“朋克”。

但是总有人要吃第一只螃蟹。许慧欣和海龟决定试一试。

后来他们先拍了短片。一方面,他们探索风格和技术。另一方面,他们也必须让更多的人相信朋克是可以的。“我们觉得里面应该还是有东方元素的,这样才能拉近观众的距离,让他们相信这种异想天开的可能性。”

确认后,朋克龟对自己的气质非常兴奋。“我当时就想把《白蛇:缘起》扔到一边,直接开始做《哪吒重生》。”当时他被《白蛇:缘起》李宝卿广场的艺术造型所困扰。

玩笑归玩笑,乌龟终于高质量的交出了《白蛇:缘起》。后来他开始创作《哪吒重生》,那时候他更像是重生的人。他非常流畅地开始了艺术场景,甚至有很多场景风格分三个版本出来。“没有不满,每个版本各有千秋,最后导演根据剧情设定来选择。”

“龙宫办公室是唯一的遗憾”

说到艺术设计,海龟的话就完全打开了。

朋克强调矛盾和冲突,这个概念嵌入在场景的细节中。故事发生的城市是东海市。团队拼接了两种城市景观,一种是民国时期的老上海,一种是同期的纽约。二者形成了东西方的对抗,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贫富差距。

城市的主景其实对应的是上海的石库门。“收风的时候看到那些不规则不对称的衣杆和杆子,感觉特别有个性。”

另外,面具人仓库和航空寺医院是桂叶最满意的场景。

“面具人给了我非常广阔的发挥空间。用我们自己的话说,就是性格不确定。

儿子,他能把一切融入自己的环境。这种状态特别符合我的艺术,我可以把所有东西都拖进去,然后做减法,最后出来的东西让我很开心。"

面具人仓库场景图

影视产业干饭人,如何“花式”原地过大年?

“今年本来还是打算回家的,但是爱人回不去,而且回家要核酸检测,干脆就留北京过年了。”老家河北的北京盛嘉优时影院管理人员马玉武,选择在工作地迎接2021年农历新年的到来。

至于假面男的真实身份,海龟在这一幕里直接或间接放了很多彩蛋细节,甚至在一个版本里,他都给出了非常明确的指示,但许慧欣出于剧情考虑,选择了当前版本更微妙的版本。

蒙面人仓库给了乌龟很多自由,而航空寺医院给了他很多奇思妙想。

“你不要看航空寺医院。看起来是混搭。其实我给它设计了一套建筑历史,告诉它为什么从寺庙变成这样一个体系非常完整的医院。”龟曾想在市中心设立医院,但考虑到城市是四大家族分布的,他选择把这个神圣的地方放在三五办区,与任何权益无关。

看起来整个过程很顺利,但是龙王办公室真的“莫名其妙”。虽然没有太多的视觉元素,但是从一个艺人的角度来说,终究是差了一些。许慧欣也不满意,他们不断地掀翻各种盘子,直到目前的版本得到确认。

“就目前而言,这已经成为我对这部电影唯一的遗憾。”但是,电影毕竟是一种遗憾的艺术。如果以后龙宫重现,龟叔想重新调整。

“角色表演风格参考 《热血高校》 ”

《哪吒重生》第一朵花在海外曝光的时候,在网上爆了,没有引起预期,反而是各种吐槽。

“不要说网友了,我们自己看完也很尴尬,但是看过整部电影的观众都会知道这是一个实验,最终没有出现在正片里。”龟叔“开始”自己的作品,一点也不客气。

当然,人物设计——,“女主像阿丽塔”,“男主太像吴亦凡”,甚至最后官方自己也没有放过吴亦凡。所谓官方吐槽是最致命的。可见这群人真的从来不玩虚拟。

角色设计师崔月梅并没有回避。“三王子确实提到了吴亦凡的表现。当时他看起来像《老炮儿》。他既有贵族儿子的气质,又有自己的特点,我们做了个参考。”

其实她每次做角色设计都会找很多不同的参照物,比如参照物长相或者参照物演技风格。小栗旬在《热血高校》的表现是崔月梅最被引用的对象。

在这种参考模式下,很多观众看完《哪吒重生》后最大的感受就是热血和燃烧。

所有的角色设计都不简单。李云祥是崔月梅在这部作品中设计的第一个角色。她、许慧欣、桂叶想了很多款式,甚至有一个版本,李云祥穿的是中山装。经过反复打磨,终于得到了现在的设计。

角色设计总监崔月梅

确认了李云祥的设计之后,后面的人物就流畅多了。当然,看着《哪吒闹海》长大的崔月美,对她的角色也是大加赞赏。“小时候对动画里那个穿圆点裙子的夜叉印象特别深刻,所以在确定角色的时候就提出了这个想法。”

说到《哪吒闹海》,大家自然想到了虾蟹这类配角。“一开始都是我们设计的,最后还是考虑了剧情之类的,只好拿走了。”崔月梅告诉我们,电影里其实一开始就有“四大杀手”,包括虾蟹。

“删掉的戏都变成了字幕彩蛋”

其实被删的不仅仅是这些角色,还有很多更 *** 的打斗场面。

“《白蛇:缘起》,我们删减了126个版本,这次《哪吒重生》只会更多。”主编朱把团团围住,前后用了三年时间。最长的一版,不包括结尾字幕,历时近138分钟。

这个时间不适合一部即将上市的动画电影。

电影编辑朱(照片/)

起初,有一个人和李云祥的赛车场景。朱、认为之前已经有过飙车的镜头,没必要再来一遍,删掉吧。

这些调整并不可惜。当李云祥第一次去看《龙王》的时候,最后其实是有剧情的,但是最后还是痛苦的删掉了。“场面特别帅。我们向《哪吒重生》致敬,Face大叔在教堂里演奏。”言语之间,朱对有着很大的舍意。

许慧欣也喜欢这部剧,最后把它变成了一个鸡蛋,放在了电影结尾的字幕旁边。

在加入追光动画之前,许慧欣参加过很多真人电影,所以在这次剪辑的时候,他也提出了一些真人电影更喜欢出现的剪辑方式。

在动画的开头和结尾,朱要求主角尽量在屏幕外与观众对话,试图打破电影的第四面墙。“这种方式做的不多,而且刚刚好。”

《王牌特工》的编辑工作其实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突破。作为一个可爱的女孩,她不得不面对由许慧欣和桂叶两个男人控制的刻板风格。“我经常吐槽,有些东西真的太‘直男’了。”

但也是她的存在,让这个团队多了一点属于女性的温柔。

动画电影不同于真人电影,剪辑部门一般在剧本期介入。“在最早的设计中,我们切出一个非常‘奶’的李云祥。感情上我有点偏向小姑,但最后还是考虑了他的身份,维持了他现在的性格。”

lign:左侧;

这一次团队控制情绪非常克制,有明确的故事导向。核心是做李云祥个人的自我成长,而不是《白蛇:缘起》那样的爱情故事。虽然电影中有两个女性角色似乎与李云祥有情感联系,但最终并没有更深的情感关系。至于会不会有故事,“让观众自己去感受。”

那么,《哪吒重生》后的剧情会如何发展呢?电影结尾的彩蛋已经给出了答案,接下来就是一个关于杨戬的故事。

海龟向我们保证,他会负责整个美术系列,会有非常统一的风格。但至于会是什么样的故事,他就不再透露了。

我们开玩笑说,还不如和追光动画的第一部作品《小门神》衔接一下。毕竟门神曾经是《封神》故事的一部分。

猜测归猜测,但至少从这个《哪吒重生》到后续的《杨戬》,追光动画的“新神榜系列”正在打造一个真正的动画电影宇宙。这一招可能比电影还要爽!

0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