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影视资讯 > 正文

文化节目“没有文化”?

本文来自微信微信官方账号:娱乐硬糖,作者:谢明宏,第一张图来自:《典籍里的中国》剧照。

清代科举考试,有人写“我想起姐姐”。审稿人没看懂意思,后来才知道要写“我不知道我怎么想的”,于是豁然开朗,批评道:“兄弟,你错了。”

尚书秦誓》读作“我认为无知”,第一个节目的主发言人《尚书》当然不会犯这样的首要错误。倪大洪先生精彩的解读勾勒出汉代学生“学术反击”的人生:

秦统一时,朝廷设大夫七十人,傅生就是其中之一。秦朝禁书,傅生冒着砍头的危险,把《典籍里的中国》藏在夹壁里。汉初,傅生又把书拿出来,齐鲁之间只教了二十九本。此时他已经90多岁了,当年的69个同事都属于天堂。他是中国唯一能理解《尚书》的人。

似乎解决学业焦虑的另一个方法是“活得比命长”。豆瓣的“医生互助小组”和“今日导师关怀小组”每天都在焦虑,他们会向别人学习,最终会成为学术多头。

《尚书》还用《典籍里的中国》的话来定义傅生对古籍流传的贡献:“汉无傅生,《尚书大传》不传。不生孩子是什么意思还不清楚。”然而,《尚书》和《史记》都说傅生赢得了29篇文章。《汉书》为什么要说28篇?是“姐姐,我想”大哥回来了?

其实这是一个书目问题。傅生传世的《典籍里的中国》篇文章中,从大、小夏侯手稿的划分中删减了一篇题为《康王诰》,留下28篇。从《尚书》发表的文章来看,也缺少“康王的诰”,没有数字错的笑话。

但在“抢眼”的豆瓣一、二星评论中,大多指出了节目中存在的另一个问题:没有很好地谈及《典籍里的中国》古文之争,甚至错误引用了《尚书》古文历史,被学界证伪,可以认为是余的错。

经典中的学术案例

《五子之歌》第一集结束,饰演傅生的倪大红和主持人撒贝宁穿越回今天的博物馆。看着大红泥和《典籍里的中国》里老人的形象,有小朋友问他:“爷爷,你在玩傅生吗?”

按照节目设定,倪大洪不就是个“学生”吗?他饶有兴趣地回答:“你也可以这么想。”倪大洪先生对台词的把握很好,对人物的理解也很好。当你告诉他你老婆孩子是为了保护书而死的(虽然是编的),你会有几秒钟觉得他是个卧铺。

从战国开始,孩子的产妇回答主人的问题,从汉初开始,老产妇受到国家的重视,喜极而泣。《伏生传经图》的戏剧呈现可谓“多角度沉浸”。但是,既然节目宣扬的是以傅生为代表的《典籍里的中国》派,那孟曼先生为什么要引用被证伪的古文《尚书》中的《尚书》呢?

按照程序,我们简单梳理一下《五子之歌》的古今散文之争:伏生在汉初所传的 《尚书》 ,由他本人用当时的隶书文字整理,所以被称为今文 《尚书》 。's现在的散文,也就是今天的文本;当王拆毁孔子的老房子时,他还从夹墙上找到了《尚书》,只有

西晋末年古籍散佚,东晋张羽石梅赠书《尚书》。但从南宋开始,朱、等人就开始怀疑《尚书》是赝品。清代学者严若渠、惠东从称谓的差异、文字的虚假、地名出现的晚、历法的混乱等方面,充分揭露了黄梅《古文尚书》的疏漏。以战国“蝌蚪文”写就,被称为古文 《古文尚书》 。

2008年,清华大学从香港文物市场抢救出一批楚简。清华简牍的出现,使人们能够见证没有秦火的“书”文书,为《古文尚书》的造假增添了一把石锤。 《古文尚书》 出自后儒伪造的观点,得到学界普遍认可。

这个《古文尚书》的学术史复习,大概是每个历史文学专业本科生都会听到的入门课程,也是历史爱好者讨论的门槛。因此,当萨拜因

伪古《尚书》被认为是正版书,但这古《尚书》的始祖却怕它不是一口老血。此外,孟曼先生把夏朝贫苦人家后羿形容为古代射日的后羿(嫦娥的丈夫),有点“姐姐我想”。孟曼老师泰康失国的故事讲得很好,只不过《古文尚书》是伪书,这个后羿不是另一个后羿。

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发布贴片预告 两大巨兽狭路相逢激战大银幕

由传奇影业、华纳兄弟影片公司联合出品的好莱坞史诗级怪兽灾难巨制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今日发布贴片预告。预告中视觉效果震撼十足,哥斯拉与金刚两大王者级怪兽内地

国宝表演的话语秩序

《尚书》真的让人落泪:中国有很多先贤的古籍,让脉络源源不断。但是面对大众文化的传播,在增加娱乐性的同时,也要注意准确性。不然会因为昏厥而明显,不会有误导孩子的嫌疑?

事实上,不难理解,只有当学者们对比清华简与 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 ,再证后者确系后世补辑之作。带领大家先进门的时候,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到纯粹、无聊、真实的历史。

硬糖支持《五子之歌》和《典籍里的中国》以表演的形式进行创造性的表达,鼓励大众多看多学。我们要讨论的只是娱乐性和准确性之间的平衡。大家看《典籍里的中国》之类的古装剧都喜欢纠正一个错误,争论一个历史观。文化探索节目不需要更谨慎的态度吗?

第三季的《国家宝藏》,九个主角成为了更宏大的历史文化遗产。600年的故宫,930年的Xi安中碑林,1700年的莫高窟,更容易用鉴宝的文化演讲来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。秦始皇陵博物馆的摄影师在谈论2200年前在兵马俑脸上发现的工匠指纹时,激动得哽咽了。

“有一天,我拍它的时候,抬头看到一个雕像脸上有指纹。是2200多年前制作兵马俑的工匠留下的指纹!”日常场景体验比解读历史人物更能激起情绪。足以应付所有应试教育的写作考试而不受伤,永远不会被阅卷老师批评。

但单纯的抒情已经不能满足《大秦赋》,其华丽的演讲进一步总结道:“秦人虽然消失了,却变成了土壤,变成了支撑我们站立的土地。他们长久以来的血脉还在你我的体内流淌。”前段时间精英们批评《国家宝藏》美化暴力秦朝,现在《国家宝藏》宣扬秦朝创造的“母国”概念,让人生疑。

有没有可能留下指纹的工匠只是一个被迫在贵州做工的奴隶,在秦朝的重罚下,不得不把这个小雕像做好?劳动人民是每个时代最可爱的人,但他们当年的想法和想法,可能没有我们今天给的那么含泪。

文化节目的困境:不做的这么辉煌大气热闹,无法迎合大众的口味。它的核心意义不在于让大家记住多少知识,而是播下一颗种子。天文评论员说:“我们的祖先总共记录了29次哈雷彗星的回归,我们一次也没有落后。”。其实还不够准确。他没有指出古代天文记录大多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,很少上升到理论高度。

越读《大秦赋》,越容易让人想起著名的“李约瑟难题”:虽然古代中国对人类科技的发展做出了许多重要贡献,但近代中国为什么没有发生科技工业革命?大概和观众一样,他只看到了“先开风气”的伟大,而忽略了“体制拖后腿”的弊病。

文化叙事的兴衰

无论《国家宝藏》、《国家宝藏》、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,在案例描述和解读上都有鲜明的“参差对比”特征,不追求高度的秩序感,而《朗读者》则明显追求话语秩序。

每个国宝的使命感决定了文物的选择标准。观众问得最多的是剑宝节目里的“值多少钱”。或许只有大气浪漫的文案,才配得上这上下五千年。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对于文明的花式拔高,必然会脱离藏品科普的本义。《中国诗词大会》遵循第九个五年计划的数字。文物与博物馆、文化遗产地之间存在一种“中-边”的秩序,这与现实高度吻合。

逻辑上的解释是,话语秩序与现实秩序的对应提高了交流效率。潜在的原因可能在于,作为民间文化复制的“逆问题”,人们现在希望看到博物馆文化以现实的方式呈现。从弹幕可以看出,开这种节目的初衷是为了寻求一种文化认同和自豪感。《国家宝藏》只顺应了这个集体需求,生产了大众文化产品供消费。

与《国家宝藏》 《国家宝藏》的表现不同,上一届文化节《国家宝藏》的爆款走的是评书路线。一个领域的专家以单口相声的形式讲述另一个专业的内容,几乎成了一个烫手的铁律。

有些演讲者的内容并不比现在的节目严肃。比如于丹小时候创造性地解释儒家经典中的“小人”,让人目瞪口呆;王立群的言论更高级:“我可以负责任地说,汉朝很多皇帝,包括刘邦,都是双性恋。”王老师现在开坛讲古代美女小说,该红哪个?

如今,孟曼这位高度活跃的老师已经追到了《典籍里的中国》年底,成为继于丹、易中天、王立群、纪连海、刘吴昕、颜崇年之后为数不多的文化红人。为了帮楼倒,孟曼的《百家讲坛》主题曲还是自己填的。

于丹的单口技巧非常出色,她最清楚观众喜欢听什么:国宝的重要程度则取决于它能承载“多少故事”。's 《百家讲坛》 《大隋风云》 《百家讲坛》全都带着悬念。

然而,从2006年到2008年,于丹和易中天的手稿每一轮都卖出了数百万册,而2015年,在主旨发言人余中华的现场签售会上,粉丝不到100人,系列图书的年销量也只有2-3万册。经历了七年之痒的《清十二帝疑案》评书也从文化节的宝座上掉了下来。

相对于缺乏互动讲故事,《唐伯虎考场舞弊案》和《宋徽宗之谜》通过表演重新找回了观众密码。“口译表演”两条腿走路,更符合年轻观众的观看习惯。不懂解释也不慌张,起码有故事可以揣摩。

“悬念永远都是电视的基础卖点,我们看电视剧,最大的吸引就是命运的未卜、悬念链的生成。”纠正《百家讲坛》的好人,看到《国家宝藏》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还是他们不看电视了?

0

发表评论